长春市传染病医院战“疫”梯队“换防”
来源:长春市传染病医院战“疫”梯队“换防”发稿时间:2020-03-29 16:36:31


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中国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有逃必追、一追到底”,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在“天网2019”行动中,国家监委首次牵头开展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组织和指导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依法履行职责,集中力量资源开展追逃追赃。全国共追回职务犯罪外逃人员969人,其中“红通人员”16人。除上述四名“百名红通人员”外,海南省经济合作厅原党组书记王军文、吉林省人社厅原副巡视员裴占荣、黑龙江省密山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李连春等一批级别较高、影响恶劣的职务犯罪外逃人员被追回。

截至目前,阿曼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总数为152例,其中有23例已经治愈,暂无死亡病例。

两年来,在全球织密天罗地网的同时,追逃追赃的工作方式方法也在不断升级——坚持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追逃追赃工作规范化法治化水平进一步提升。

在实践中,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已经成为开展追逃追赃的重要遵循。国家监委依据监察法、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和有关国际公约、双边条约、双边合作协议,积极与外方开展刑事司法协助、引渡、遣返等司法执法合作。国家监委组建后,更加注重运用法律手段开展追逃追赃,着力提升打法律战的能力水平,成为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的一大特点。

2019年被中央追逃办列为“追赃工作年”,国家监委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导地方办案机关对一批职务犯罪嫌疑人逃匿、死亡案件启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推动多国法院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出具的职务犯罪案件冻结、没收裁定,外逃腐败分子“营养源”被进一步切断。彭旭峰案正是释放出这一鲜明信号,在强有力的法律武器打击下,外逃人员的生存空间只会越来越小。

监察体制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在追逃追赃方面的职责发生重大变化,既要继续负责统筹协调,又要依法主办职务犯罪追逃追赃案件,既要做指挥员,又要当战斗员。实践证明,改革形成的制度优势,充分转化成为追逃追赃领域的治理效能。记者了解到,2019年成功追回的四名“百名红通人员”莫佩芬、肖建明、刘宝凤、黄平,全部是由有关地方纪委监委主办的。至此,“百名红通人员”已有60人归案。

徐宏: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荷双方一直就共同抗击疫情保持密切沟通和良好合作。近一个多月来,随着荷兰疫情形势发展,中方致力于向荷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对于3月28日媒体有关荷兰从中国购买的一批口罩存在质量问题的报道,大使馆高度关注,并在当晚第一时间与荷兰外交部、卫生部联系,了解核实有关情况。29日,我本人应约与荷兰医疗护理大臣范莱恩通话。范莱恩大臣表示,真诚感谢中方为荷兰抗击疫情所提供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关于荷方从中国采购的部分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佩戴的问题,荷方正在进一步厘清有关情况,俟有结果,将第一时间向中方通报。希望这一孤立事件不会影响两国在抗击疫情领域的友好合作。我对范莱恩大臣通报上述情况表示感谢。

从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就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达成重要共识并写入《金砖国家领导人约翰内斯堡宣言》,到推动落实《北京反腐败宣言》成为亚太经合组织反腐败工作组固定议程,到国家监委与联合国以及菲律宾、泰国等相关机构签署反腐败合作谅解备忘录,再到成功举办中美反腐败工作组第十四次会议、中澳反腐败执法合作工作组第一次会议,国家监委深化多边双边交流,织密反腐败执法合作国际网络,为追逃追赃工作争取最广泛的国际支持。

廉洁丝绸之路建设理念的广泛传播,是中国积极参与多双边反腐败国际合作的缩影。腐败,是各国都面临的世界性难题。在全球化时代,携手打击跨国腐败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和诉求。